当前位置:张家界市文体广电新闻出版局>图片展示>首页标题图片

“夫妻岩”的传说
 
索引号: 题材分类: 政务公布 发布日期: 2016-08-24
发布机构:   主题分类: 体裁分类:
公开方式: 主动公开 公开范围: 长期公开 生效日期:  
名称: “夫妻岩”的传说
 

在张家界田家台的对面,有两个自然生成的山峰。这山也真奇,一个象男,一个象女,头挨着头,身靠着身,有眼睛,有鼻子,有头发,有嘴唇,就连眉毛与牙齿,也看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他俩站在高山,立在神地,相亲相爱,永不分离。相传,这是花仙山荷花与养蜂人田花郎历尽千辛万苦,几度起死回生结合而成的。

  那是很古以前的一年春天,张家界上万紫千红、百花竞艳。张家界百花王娘娘见花事兴旺,一时高兴,邀集百花仙子到花溪峪开百花会。其中有个叫山荷花的花仙,趁众姐妹嘻闹玩耍的机会,变成一个美貌的村姑,来到凡间。她举目一看,啊呀!张家界千峰壁立,林茂竹修,水晶玉石,飞瀑流泉,真乃人间胜地。山荷花先游金鞭溪,后观黄石寨,就在田家台的岩屋边,看到了一个俊后生。这后生不是别人,就是养蜂人田花郎。他长得云盘大脸,头缠丝帕长中,身穿麻布对襟衫,脚蹬一双草鞋,好一个强壮淳朴的土家汉子!他一年四季,挑着蜂箱在张家界上转。春采桃李映山花,夏采烘桐鸽子花,秋采桂香山茶花,冬采红梅雪凌花,追花夺蜜,给人香甜。张家界山里山外,哪个没尝过田花郎的百花蜜哟!

  “请问这位大哥,此地有元清泉?我从云梦山到张家界,已走了两天,口渴得很啦!”山荷花启齿试探说。

  “有茶有茶。如不嫌寒伧,就请小妹进屋用茶。”田花郎边说边递来了一碗百花蜜茶。

  “这里的茶真香,水真甜。”山荷花喝完茶,看到那蜂箱上面有很多蚂蚁在爬行,就帮田花郎打扫蜂箱。

  “我们养蜂人家,粗工重活,哪要小妹动手,太不敢当!”田花郎原先没注意,等山荷花转过身来,才发现这妹子长得如此美丽:头发赛青丝,五尺如软缎,脸上桃红色,手指如藕尖,亭亭玉立,啊娜多姿,好一个绝色女子。

  “请问小妹芳名……”田花郎话一出口,只觉得脸上发烧,怪不自然的。

  “俺叫荷香……”山荷花羞龈地答道。

  也许田花郎对花别有一种感情,他从花讲到酿蜜,滔滔不绝,惹得荷香羡慕不已。她爱田花郎自由美好的人间生活,更爱花郎勤劳朴实的人品,性格,于是便向他倾诉了衷肠。田花郎也觉得这妹子实在,有了这个伴,俺可要把张家界沟沟壑壑都养上蜜蜂,让天下人都尝到张家界的百花蜜!当下,二人对花山跪拜,订下了姻缘。

  田老爹看到儿子相了一个天仙般的媳妇,自然喜欢。第二天,就按照土家人的习俗,举办婚礼。他们请来了亲朋好友,摆设了火把野宴,吹琐呐,吹木叶,拜天地,拜公婆,夫妻交拜。正要进入洞房,欢度花烛之夜,突然闯进了一群官兵,他们不容分说,见人就抓。为首的是天门县令,只见他手握柳叶剑,双目怒视,开口就骂:“大胆刁民!武陵王派你们修建行宫,你们抗不应征,聚集此地寻欢作乐,这还了得!给我一齐拿下!”如狼似虎的官兵抓走了所有年轻力壮的山民,田花郎也被五花大绑抓走了。

  原来,武陵王是巴国王的一个王子,他盘据武陵,称王称霸,无所不为。如今,他心血来潮,也效法老子的样儿,竞修起行宫来了。

  荷香见丈夫被抓,泣不成声。哭到半夜,等寨里夜深人静,她抹去泪水,显出本领:她一抛手中花帕,驾起轻风,来到了武陵王的宫殿里。她从正堂到后堂,从左厅到右厅,一连寻了几遍,都不见丈夫的身影。后来,在离正殿一里多路的连二洞边,才发现他在那里修后宫。他脚踝上扣了两个铁环,用链子串着,身上被鞭子抽得紫一条,青一条,脸上还淌着血。荷香一阵心酸,想不到美好的人间竞有如此丑恶的强人。你看她“呼——”吹了一口仙气,仙气忽悠忽悠飘到花郎耳边:

  “花郎,你受苦了,半夜子时,请你在此等候,我用一条挑花手中接你。”

  花郎明明听到了妻子的声音,就是不见妻子。开始,他以为是梦,但周围的水声、风声,人声都声声在耳。民侠们一个个弓着背背石条,吭啃吭唁地哼着,这又怎能是梦呢?!他半信半疑,一边干活,一边挨时间。等到半夜子时,空中果然飘来了一条蓝底挑花手中,有二十五丈长,二十丈宽,上面有一朵大山荷花。花郎一见,忙一步坐了上去,又召呼众民夫,一齐爬上荷花巾,于是,“呼啦啦!”他们如梦游一般,飞上天空。这时,远处传来一声巨响,众人往下一看,只见武陵王的行宫火光冲天,屋架、墙壁都倒坍了。不到一袋烟工夫,荷花中就飞到张家界,荷香早已扶老爹等候在岩屋门口。夫妻相见,怎不伤心落泪。

  再说武陵王见宫殿倒塌,民夫失踪,只气得暴跳如雷,急派巴斗将军四处巡察,但毫无下落。后来,他又请木天师求神拜佛,才知道是荷仙法术所致,这木天师原是百花王娘娘的师兄,他受武陵王之托,向师妹告了一状,说那个山荷花仙子破了花国清规,私与凡人结婚,还于出欺辱人间王侯的事来,倘若不拿她治罪,武陵王将火烧张家界,让花国绝子灭孙!

  百花王一听,又惊又气,当场令“一支箭花”去擒拿。这一支箭花,俗名蛇包谷花,花形如蛇头,又象雉羽箭头,浑身毒气,凶残异常。

  这天,荷香与花郎正在琵琶畔放蜂,忽然,成群结队的蜜蜂一下乱了群,嗡嗡嗡四处乱飞。原来从溪边百花丛中陡地长出一支蛇包谷花来,那花不断向四处扩散毒气,不少蜜蜂当即死亡。花郎又气又急,正要挥刀去砍,不料刚迈几步,就昏倒了。荷香脸变色了,她晓得是花王派一支箭捉她来了,就双膝跪下,请他开恩。一支箭手拿双箭,怒目相视,喝令:“花王有旨,限你一时三刻返回花国,若有迟延,重罚不饶!”荷香久跪不起,苦苦哀求:“花哥,劳你转禀花王娘娘,山荷花下凡,见张家界风光如画,材民勤劳,便与田花郎结下了姻缘。荷花儿宁愿受罚,也决不再回花国!

  一支箭见山荷花宁死不从,只好复禀花干,花王害怕惹出灭国之祸,心一横,又令一支箭带四路神兵,二次捉拿,再说荷香救活花郎,正准备上田家台,不料一支箭气势汹汹追了上来。众神兵团团围住荷香,开弓射箭,那箭象急雨般射来,荷香用手帕抵挡,手帕挡处,箭杆纷纷落地。从早晨到黄昏,荷香四周箭杆堆成了小山,她自知不是对手,只好现出原形,变成一株山荷花树,长在田家台对面山冈上,她面对朝天观,背靠金鞭岩,任一支箭如何威逼,誓死不肯受缚。一支箭无奈,只好再禀花王。花王正带着金花银花在望郎峰观阵,她见山荷花痴恋凡尘,就抛下了一粒“定山丹”,并说:“至死不肯回头的小妖精,我让你变成石头,看那田花郎还爱你不?”说罢,就把荷香定在田家台对面山冈上了。

  荷香变成石山后,田花郎好不悲伤,他日日夜夜哭泣,抱着石山喊苍天,唤大地。那成千成万的蜜蜂也日夜嗡嗡不止,在石山边飞旋。这惊大动地的哭声,叫群山为之俯首,令百花为之洒泪。花王娘娘听了,日夜不安,不觉大发慈悲之心,她说:“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就让田花郎与山荷花团聚吧!”

 

  花王一边说,一边又抛下一颗“定山丹”,使田花郎也化成一座石山,紧紧地依偎在荷香身边。荷香笑了,花郎笑了,两座仙山都笑了。你看,他俩相亲相爱,笑容可掬。亲得那样甜蜜,笑得那样真切。后来,人们为了纪念荷香与田花郎忠贞的爱情和不屈不挠的精神,就将这两座山峰叫做“夫妻岩”,并尊为“爱神”。